• <pre id="tt0yq"></pre>
    1. <acronym id="tt0yq"></acronym>

        <object id="tt0yq"><label id="tt0yq"></label></object>
      1. ¤ 您目前的位置:主頁 > 南海新聞 > 南海史籍 > 正文

        習近平總書記關心歷史文物保護工作紀實

        發布者:      來源:中國廣播網 

         

        •   留住歷史根脈 傳承中華文明 
            ——習近平總書記關心歷史文物保護工作紀實
            
          中華文化發展繁榮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條件。
          保護歷史文物是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必然要求。
          飽含著對傳統文化的深厚感情,擔負著實現民族復興的歷史重任,加強歷史文物保護、傳承優秀傳統文化始終為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所關注、所思考。
          福建三明市萬壽巖遺址、河北正定古城、黑龍江哈爾濱731遺址群、首都城市規劃……無論是對有關報告的批示,還是到地方考察調研,習近平總書記歷來高度重視文物保護,并身體力行推動保護和搶救文物工作,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總書記多次就文物保護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對提升文物保護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
          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在習近平總書記率先垂范及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指引下,各級黨委政府和廣大文物工作者不斷加大文物保護力度,更好地傳承優秀傳統文化,凝聚偉大民族精神。
          保護文物使命神圣:文物是不可再生的珍貴資源,屬于我們也屬于子孫后代
            它是世界戰爭史上規模最大、保存最為完整的細菌戰遺址群,然而,經過70余年的風雨侵蝕、凍融破壞等,位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的731遺址群部分舊址破損嚴重,甚至被挪為他用。
          2014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一份反映該遺址群破損情況的報告上作出重要批示,明確要求“應加強修護工作”。
          731遺址群修復工作立刻被提上日程:731遺址群核心區改造工作開始實施,731部隊罪證陳列館本部大樓修繕及展覽提升工程正式啟動,陳列館新館開工建設,史料搜集和文物征集逐步開展……
          文物,在習近平總書記的心中始終有著沉甸甸的分量。文物保護,也始終牽動著總書記的心。
          早在上世紀80年代擔任河北正定縣委書記時,針對一些文物保護措施不力,習近平就嚴肅批評有關負責同志:“我們保管不好,就是罪人,就會愧對后人。”
          在福建工作期間,習近平關心福建三明市萬壽巖遺址的搶救和保護,更是至今仍讓很多人記憶深刻。
          當地86歲的王月明老人告訴記者:“當年的事情仍歷歷在目。習總書記對文物價值的深刻認識,對文物保護的高度重視讓我們特別感動,也特別受鼓舞。”
          曾經,福建發現最早的有人類活動的地點是三明市清流狐貍洞,距今八千至一萬年。然而,三明市萬壽巖遺址一經發現,就把福建古人類活動的歷史提前到18.5萬年前。
          但15年前,萬壽巖遺址卻一度面臨挖掘機和炸藥包的威脅。
          王月明等一些當地老人先后寫了呼吁書、緊急報告向有關部門報送。
          2000年1月1日,時任福建省代省長的習近平對萬壽巖遺址保護作出重要批示:三明市萬壽巖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是我省史前考古的首次重要發現,也是國內罕見的重要史前遺存,必須認真妥善地加以保護。
          習近平在批示中強調,保護歷史文物是國家法律賦予每個人的責任,也是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的重要內容。萬壽巖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作為不可再生的珍貴文物資源,不僅屬于我們,也屬于子孫后代,任何個人和單位都不能為了謀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壞全社會和后代的利益。
          批示深刻具體,感情溢于言表。
          如今,該遺址正在變身成為集舊石器時代遺址考古發掘、愛國主義教育、科學文化知識傳播、閩臺文化淵源研究為一體的考古遺址公園。
          “習總書記對文物保護作的一系列批示準確鮮明地點出了文物的價值所在。”著名文物保護專家謝辰生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文物是民族歷史的不可替代的象征與見證,承載著珍貴的歷史信息,一旦被毀就不可追回了”。
          習近平總書記對文物保護工作的重要論述和深厚感情,成為各級黨委政府和廣大文物工作者開展文物保護工作的巨大動力。
          這是摸清家底的重大舉措。第一次全國可移動文物普查2013年4月起在全國展開,普查登記工作將于2016年底基本結束。屆時,各類藏品將以名稱、保存狀態、年代、來源等14項信息入庫。
          這是真金白銀的巨大投入。近年來,文物保護經費投入大幅遞增,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財政文物保護資金投入年增幅40%以上,資金支持覆蓋面進一步拓寬,對西藏、新疆等邊疆民族地區及貧困地區給予了更有力的支持。
          這是搶救重要文物的刻不容緩。如西藏重點文物保護工程、山西南部早期建筑保護工程、延安西北局舊址等工程進展順利,取得顯著成效,黃田村和呈坎村古建筑群一期維修工程、應縣木塔嚴重傾斜部位和殘損構件加固工程等全面啟動。
          這是發現一起查處一起的執法力度。2014年,國家文物局督辦文物違法案件64起,重點督辦和嚴肅查處徐州市韓橋煤礦舊址損毀案、阿爾山市阿爾山車站損毀案等法人違法案件等。
          “保護文物是時代賦予我們的神圣使命,絕不能讓祖先留下的寶貴精神財富受到損毀。”——這是各級黨委政府和廣大文物工作者對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批示的深刻體會,也是他們的奮斗目標和努力方向。
          合理利用文物資源:讓文物活起來,堅定全體人民振興中華、實現中國夢的信心和決心
            “國家確立的抗戰紀念設施和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是激發愛國熱情、凝聚人民力量、培育民族精神的重要場所,應當受到嚴格保護。遼寧省委、省政府和國家文物局要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迅速落實對阜新‘萬人坑’死難礦工紀念館的維修改善工作,盡早恢復其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功能。明年是抗戰勝利70周年,中宣部、文化部、國家文物局等相關部門要高度重視,切實負起主管部門責任,對國家確立的抗戰紀念設施進行一次排查,有類似阜新情況的,務必抓緊進行維修,切實做好保護、利用工作,充分發揮其在加強愛國主義教育、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重要作用。”
          2014年9月,一份反映遼寧阜新“萬人坑”遺址遭破壞的報告送到了習近平總書記的案頭?倳泴Υ藢懴律鲜龃蠖闻。
          文物是傳統文化的重要物質載體,蘊含著優秀傳統文化的思想精華和道德精髓,也包含著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創新為核心的時代精神。
          如何在保護好文物的同時更好發揮文物作用,習近平總書記也有著深入的思考——
          2014年2月,總書記在首都博物館參觀北京歷史文化展覽時強調,搞歷史博物展覽,為的是見證歷史、以史鑒今、啟迪后人。要在展覽的同時高度重視修史修志,讓文物說話、把歷史智慧告訴人們,激發我們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堅定全體人民振興中華、實現中國夢的信心和決心。
          在其他場合,總書記更是反復強調,要讓收藏在博物館里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
          “讓文物活起來”激活了歷史文物資源的生命力。各地黨委政府和廣大文物工作者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在堅持科學有效保護的前提下,積極推進文物合理利用,充分發揮文物價值。
          ——充分發揮抗戰文物作用,廣泛深入地開展愛國主義教育。如相關地方和部門迅速制定《遼寧阜新萬人坑遺址保護規劃》;國家文物局立即對186處國?箲鹞奈镞z址進行逐一排查,啟動46個抗戰文物保護修繕和展示利用項目,新增29個國?箲鹞奈镩_放點,新建9個紀念館陳列館,24處抗戰文保單位增加開放面積,55處抗戰文物點實現展陳提升。
          ——盤活館藏文物資源,用主題展覽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近年來,我國博物館展覽日趨活躍,展藏比例不斷提高,博物館的文化輻射力和社會關注度得到空前提高。目前,我國博物館總數達4000多家,每年舉辦2.2萬個展覽,年接待觀眾6億多人次。
          ——積極推動文物保護成果創造性轉化,讓文物蘊含的價值融入人們生活。如開展文物和展覽精品的數字產品試點和智慧博物館試點,讓公眾足不出戶輕松游歷主要博物館;觀眾可以隨時隨地用手機或電腦分享精美藝術與文物,分享參觀體驗;觀眾可通過增強現實技術,“看”到復原的遺址等。
          2014年10月22日,“漢風-中國漢代文物展”在法國國立吉美亞洲藝術博物館開幕。習近平總書記為展覽題寫序言指出,這次展覽展出來自中國27家博物館的450多件精美文物,從多個側面展示中國漢代多姿多彩的社會風貌,傳遞中華民族不斷進行文明創造的智慧結晶。從這份中國文化珍貴遺產中,法國和歐洲觀眾能夠更為形象地了解中華文明的歷史傳承。
          “讓文物活起來”還意味著用文物加強文明交流互鑒,推動世界文明多樣化發展。
          絲綢之路文物展、中非海上絲綢之路歷史文化展、神秘的三星堆文物展等一系列文物展,正作為“外交使者”“國家名片”,日益成為中華文化的承載者和傳播者。
          “活起來”的文物,正走近百姓、走向世界。
          樹立正確保護理念:在保護中發展、在發展中保護,書寫城鎮化與歷史文物共同發展的美好畫卷
          “讓居民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2013年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的這句話,激發無數人對未來美好生活的向往,但同時也戳中了一些地方城鎮化發展的軟肋。
          古城風貌千篇一律、文物保護方式過于簡單化、盲目恢復歷史遺跡……在經濟發展和新型城鎮化加快的歷史進程中,文物事業面臨著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的雙重任務和挑戰。
          新的歷史時期,習近平總書記對文物事業的進一步發展有著更深切的關注、更深入的思考——
          2002年4月,時任福建省省長的習近平為《福州古厝》一書作序。他在序中寫到:“保護好古建筑、保護好文物就是保存歷史,保存城市的文脈,保存歷史文化名城無形的優良傳統。”
          習近平在《<福州古厝>序》中特別提出:“保護好古建筑有利于保存名城傳統風貌和個性,F在許多城市在開發建設中,毀掉許多古建筑,搬來許多洋建筑,城市逐漸失去個性。在城市建設開發時,應注意吸收傳統建筑的語言,這有利于保持城市的個性。”
          在擔任浙江省委書記時,習近平就對一些地方將經濟發展和文物保護對立起來的行為提出警示:“如果說以前無知情況下的不重視還可以原諒,那么現在有認識情況下的不重視,那就是意識問題、政績觀問題。”
          2013年8月,在一份關于河北正定古城情況的報告上,總書記作出重要批示:“充分肯定近年來正定古城保護工作。要繼續做好這項工作,秉持正確的古城保護理念,即切實保護好其歷史文化價值。”
          2013年11月,總書記對籌建武漢中共中央機關舊址紀念館的報告作出批示強調,“修舊如舊,保留原貌,防止建設性破壞”。
          2014年2月,總書記在北京市考察工作時指出,歷史文化是城市的靈魂,要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保護好城市歷史文化遺產。北京是世界著名古都,豐富的歷史文化遺產是一張金名片,傳承保護好這份寶貴的歷史文化遺產是首都的職責,要本著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的精神,傳承歷史文脈,處理好城市改造開發和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利用的關系,切實做到在保護中發展、在發展中保護。
          2014年9月,在一份關于中國建筑文化缺失的相關材料上,總書記批示指出,要處理好傳統與現代、繼承與發展的關系,讓我們的城市建筑更好地體現地域特征、民族特色和時代風貌。
          ……
          這是對文物保護規律的科學把握,是對文物保護提出的更高要求。這些重要論斷和要求,也成為我國開展歷史文物保護工作的基本遵循。
          2014年3月,《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發布,明確提出“注重在舊城改造中保護歷史文化遺產、民族文化風格和傳統風貌,促進功能提升與文化文物保護相結合。注重在新城新區建設中融入傳統文化元素,與原有城市自然人文特征相協調”。
          2014年4月,中央有關部委聯合出臺指導意見,提出用3年時間,使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村落文化遺產得到基本保護,具備基本的生產生活條件、防災安全保障、保護管理機制,逐步增強傳統村落保護發展的綜合能力。
          在北京、在河南、在山東、在重慶、在山西……各地各部門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批示指示精神,不斷細化出臺各項政策舉措,在遵守文物保護基本原則和城鎮化發展規律的前提下,探索著各具特色的文物保護和利用發展新模式。
          ——2014年6月,湖南省召開全省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和省級文物保護單位集中成片傳統村落文化遺產整體保護利用工作會議,宣布全面啟動重點傳統村落整體保護工作。
          ——2014年12月,《重慶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審議通過。規劃全面梳理市域范圍內各類歷史文化資源,提出真實性、整體性、活態保護、地域特色、適度利用等保護原則,為重慶歷史文化名城的保護與利用提供有效的政策保障。
          ——山東讓文物保護成果惠及民眾,如大運河申遺工程直接間接受益民眾超過500萬人,泰山、岱廟、顏廟等300多處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得到有效保護,成為重要的旅游觀光目的地等。
          ——福州市近年來先后投入40多億元用于歷史文化名城和文物保護工作,全面梳理老城的歷史記憶、古城符號和福州元素,彰顯古城風貌。時至今日,經過多年持續接力保護,福州古城“三山兩塔一條街”總體格局,及三坊七巷、朱紫坊、上下杭等歷史文化街區保存較為完整。
          ……
          真實性保護、整體性保護、發展中保護,一幅城鎮化與歷史文物共同發展的美好畫卷在神州大地徐徐展開。
          留住文化根脈,守住民族之魂。在習近平總書記的關心關懷下,在各級黨委政府和廣大文物工作者共同努力下,我國文物事業必將擁有更美好的未來,必將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發揮獨特作用。(新華社北京1月9日電記者 隋笑飛 吳晶晶 周瑋) 
            習近平:毀掉古建筑,搬來洋建筑,城市逐漸失去個性
            中國廣播網 內容轉自學習小組
          【學習小組按】
          俄羅斯作家果戈里說過,建筑是世界的年鑒,當歌曲和傳說都緘默的時候,只有它還在說話。海德格爾也曾言:“生存即居住”而“棲居的基本特征就是保護。”—保護“不生長的物”(建筑物)。
          古建筑是一個民族,一座城市的生動面孔,也是生活在歷史之中的一部分人的共同記憶和身份憑據。2002年,時任省長習近平欣然為福州市知名文物學者、曾任福州市文物局局長的曾意丹所著《福州古厝(cuo,四聲,福建方言中,“厝”一詞被用來表示具體居住地。)》一書作序。他在序中所說:“保護好古建筑有利于保存名城傳統風貌和個性。”
          在本書的另一篇題為《祝福州歷史文化名城源遠流長》序言中,古建筑學家羅哲文也寫道:“建筑是科學技術、文化一書以及社會經濟發展的成果。許多古建筑……已成為人類歷史上文明發展的標志。”
          “古厝和文物史跡,其最大的特點就是不能再造,毀掉一個就少一個。”“如果這些歷史的見證、文明的標志都沒有了,福州這座歷史文化名城也就大為遜色了。”(羅哲文)。當我們的居住之地成為了無歷史的空殼,我們又如何自信地發展,詩意地棲居?
          習近平
            福州派江吻海,山水相依,城中有山,山中有城,是一座天然環境優越、十分美麗的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福州的古建筑是構成歷史文化名城的要素之一。
          古建筑是科技文化知識與藝術的結合體,古建筑也是歷史載體。
          當我們來到戚公祠,似乎可以感受到它正氣宇軒昂地向我們介紹戚將軍帶領著戚家軍殺得倭寇丟盔棄甲的戰史。當我們來到馬尾昭忠祠,它正語氣凝重地向我們敘談福建水師遭到法國軍艦突襲奮起反抗的悲壯歷史。當我們來到林文忠祠,它正眉飛色舞地向我們講起,林公則徐氣壯山河的壯舉—指揮軍民在虎門銷煙的歷史。當我們來到開元寺,它正自豪得意地向我們表述,大鐵佛是我們的先人掌握高超的冶鑄技術的證明—古建筑有著豐富的人文內涵。
          保護好古建筑、保護好文物就是保存歷史,保存城市的文脈,保存歷史文化名城無形的優良傳統! 「=ㄓ懈V、泉州、漳州、長汀四座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這是福建的驕傲。另外,還有許多省級的歷史文化名村、名鎮。
          作為歷史文化名城的領導者,既要重視經濟的發展,又要重視生態環境、人文環境的保護。發展經濟是領導者的重要責任,保護好古建筑,保護好傳統街區,保護好文物,保護好名城,同樣也是領導者的重要責任,二者同等重要! ∫虼,在經濟發展了的時候,應加大保護名城、保護文物、保護古建筑的投入,而名城保護好了,就能夠加大城市的吸引力、凝聚力。二者應是相輔相成的關系。
          現在有些地方名城保護、古建筑的保護出現一些問題,根源就在于只顧眼前的一些經濟利益,隨意改變文物管理體制,  將原為文物部門管理的文物保護單位移交別的部門管理。殊不知古建筑的保護、傳統街區的保護、任何文物保護單位、文物保護點的保護,都需有專門業務知識和掌握國家文物法規政策才能保護好。福建也出現有這樣的苗頭,我們不希望出現問題,要求依法加強管理保護。
          我曾有幸主持過福州這座美麗古城的工作,曾為保護名城做了一些工作,保護了一批名人故居、傳統街區,加強了文物管理機構,增加文物保護的財政投入。衷心希望我的后任和全省各個歷史文化名城的領導者比我做得更好一些。
          保護好古建筑有利于保存名城傳統風貌和個性,F在許多城市在開發建設中,毀掉許多古建筑,搬來許多洋建筑,城市逐漸失去個性。在城市建設開發時,應注意吸收傳統建筑的語言,這有利于保持城市的個性。
            習近平文物保護簡史
            在珍貴館藏文物展臺,習近平提醒因為忙著拍照而離文物過近的記者們:“小心別碰到,砸了我得負責”,幽默話語引來大家一陣笑聲。
          【學習小組按】
            1月6日,《福建日報》刊登文章《“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保護好文化遺產”--習近平在福建保護文化遺產紀事》。
          2014年3月27日,習近平曾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中演講時說:“讓收藏在博物館里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讓中華文明同世界各國人民創造的豐富多彩的文明一道,為人類提供正確的精神指引和強大的精神動力。”
          從古城正定到榕城福州,再到首都北京……無論是對有關報告的批示,還是到地方考察調研,習近平從政以來高度重視文物保護,對于這方面工作牽之念之,而且身體力行推動保護和搶救文物工作。
          文物保護是為了留下歷史,留下民族共同的記憶,而習近平保護文物的歷史也長達20多年。因為他的重視,多地多處歷史古跡免遭破壞,而他保護歷史文物的言行,也成為了文物保護史中的精彩一筆。
          1982-1985年
          地點:河北正定
            不拘一格求得真人才
          1982年,習近平來到正定時,這里有九處國家級文物,在全國各縣屈指可數,但卻長久失修,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正定文化系統需要一位硬梆梆的領軍人物。作為縣委分管領導,習近平一直在暗暗地尋找和選擇。最后,他和主管文教工作的副縣長達成共識:最合適的人選只能是賈大山。
          作家賈大山土生土長,熟知正定歷史文化,對古建及文物情況知之甚多,人稱“正定通”。習近平拜他為師,利用閑暇時間,常去他家拜訪長談。
          1983年,在習近平推薦下,正定縣打破黨外人士不任正職的“規矩”,任命賈大山為文化局局長。
          習近平在《憶大山》一文中說:“在任期間,大山為正定文化事業的發展和古文物的研究、保護、維修、發掘、搶救,竭盡了自己的全力。隆興寺大悲閣、臨濟寺澄靈塔、廣惠寺華塔、縣文廟大成殿的修復,無不浸透著他辛勞奔走的汗水。”
          保管文物是為不愧對后人
            習近平非常重視文物保護工作,發現問題及時要求整改。一次,他在隆興寺院西側,看到元代書法家趙孟頫撰寫的名碑“本命長生祝延碑”上沾滿泥土,缺乏保護,當即找到主管領導,并提出嚴肅批評。習近平說:“我們保管不好,就是罪人,就會愧對后人。”
          旅游興縣促進大發展
            正定古建集中,交通發達,地理位置優越,經過深入調查研究,習近平提出旅游興縣,把正定打造成距石家莊最近的旅游窗口的思路。他多次找到河北省委,詳細匯報正定的歷史文化和發展思路,省直有關部門隨后撥出古建修繕專用款172萬元。
          利用這筆錢,正定對隆興寺方丈院、天王殿、戒壇、彌陀殿等進行了修繕和彩繪,建了停車場。正定旅游業逐漸發展起來。1984年,到正定旅游的人數大幅增加到40萬人;1985年,游客突破50萬。
          1990年-2002年
          地點:福建
           親自來當林覺民故居講解員
            1989年,福州市有關部門批準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拆除林覺民故居部分建筑,刺眼的“拆”字被寫在了市文物保護碑上。
          福州市政協委員張傳興立即寫信給剛到任不久的市委書記習近平,并撰文《林覺民、謝冰心故居不容再拆》。習近平看到來信后,立即讓市文管會核實,同時要求有關部門暫緩拆遷。1991年3月10日下午,福州市委市政府在林覺民故居召開文物工作現場辦公會,習近平親自主持。
          當年5月31日,故居修繕工程動工。11月9日,在辛亥革命福州光復80周年紀念日當天,林覺民故居修繕完成,并辟為福州市辛亥革命紀念館對外開放。
          開館當天,習近平書記除了參加剪彩儀式,還親自給省外客人當起了講解員。開館一個月內,他又三次來館了解觀眾反應,作出整改指示。
          任福州市委書記期間,習近平還對市內的名人故居、歷史建筑普遍作了政府掛牌保護,創設的“福州瓷牌”至今還為人們津津樂道;不少當年掛牌的建筑后來都定成了文物保護單位,但那些“瓷牌”還讓文物界撫今追昔,珍愛有加。
           父子合力保林則徐古跡
            由于歷史原因,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林則徐故居、出生地以及紀念館在內的系列遺跡,都不同程度存在著年久失修、損毀嚴重、房舍被侵占等突出問題。
          1990年5月,《人民日報》反映了保護林則徐遺跡存在的問題,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習仲勛同志作了重要指示。1991年7月,習近平在有關匯報材料上批示:抓緊修復林則徐故居及做好墓地開放。此后,他又數次研究林則徐遺跡修復等事宜,包括議定收回林則徐出生地。
          一個月后,林則徐出生地暨幼年讀書處修復工程開工典禮舉行,1997年6月竣工。
          “兩次儀式,習近平同志都親自參加了。”時任福州市副市長、后任福建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林強回憶。他也是林則徐后裔,現為林則徐基金會會長。
          放棄一時利益換歷史
          被譽為“南方周口店”的萬壽巖史前遺址上世紀80年代也曾面臨被摧毀的命運——這里被三明鋼鐵廠出資購得,作為采礦點。
          1999年12月底,省文化廳向省政府提交了“關于三明萬壽巖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保護有關情況的緊急匯報”。
          2000年1月1日,時任代省長習近平作出重要批示,明確指出:保護歷史文物是國家法律賦予每個人的責任,也是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的重要內容。萬壽巖舊石器時代洞穴一直作為不可再生的珍貴歷史文物,不僅屬于我們,也屬于后代子孫,任何個人和單位都不能為了謀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壞全社會和后代的利益。
          他要求三明市政府立即采取有效的安全防范措施,加強對洞穴遺址群的保護;協調、幫助三明鋼鐵廠盡快在異地選定新采礦點,同時,決定由省財政撥款萬元,用于遺址群的考古發掘和保護工作。
          萬壽巖的爆破開采得以全面停止。
          2001年3月,萬壽巖遺址被評為“200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6月躋身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列。
          時間:2003-2006年
          地點:浙江
          在主政浙江期間,習近平總結出了城市、旅游業發展與文化遺產、古建筑保護相結合的路子。
          而對于一些地方將經濟發展和文物保護對立起來的行為,習近平的批評也毫不留情:“如果說以前無知情況下的不重視還可以原諒,那么現在有認識情況下的不重視,那就是意識問題、政績觀問題。”
          我們從《之江新語》和其數次調研講話中還可以看到,這一時期,習近平對于文物保護“可持續”的思路更加系統、成熟、深刻。
          搞保護不是一動也不動
          可以說,西湖的周圍,處處有歷史,步步有文化。這些都是祖先留給我們的財富,這些財富是不可再生的,彌足珍貴。對這些歷史文化遺存,我們一定要保護好,利用好,傳承下去,發揚光大。
          我們強調保護,并不是對這些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捂得嚴嚴實實的,一動也不能動,而是要在堅持保護的前提下進行適度合理開發和建設,通過適度合理開發和建設來實現更好的保護。不能把保護和發展對立起來,要堅持與時俱進,用改革的思路、創新的意識,把保護與開發、建設有機結合起來,不斷開拓保護與發展“雙贏”的新路子,最終實現生態效益、環境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辯證統一。
          ——摘自2003年9月27日,習近平在考察杭州西湖綜合保護工程時的講話
          因拆遷讓古跡消失很可惜
            現在有的地方搞舊城拆遷改造,把一些文物古跡搞得蕩然無存,這是非?上У。作為省會城市,杭州應在保護文化遺存、延續城市文脈、弘揚歷史文化方面,發揮帶頭作用,做得更好。
          ——2003年9月20日,《之江新語》,《加強對西湖文化的保護》
          推陳出新不是亂拆亂建
            要注重“推陳出新”,傳承歷史優秀文化,賦予時代發展內涵,但“推陳出新”不是胡亂“拆舊建新”,建幾條假古街,造幾座仿古樓,甚至用假古董破壞真古董,毀掉珍貴的文物。要把歷史文化與現代文明融人旅游經濟發展之中,使旅游成為宣傳燦爛文明和現代化建設成就的窗口,成為傳播科學知識和先進文化的重要陣地。
          ——2004年9月30日,《之江新語》,《發展旅游經濟要堅持創新與繼承相統一》
          文物保護如何持續發展
            生態資源、風景名勝、文物古跡都是不可再生的資源,生態資源遭到破壞,人類生存環境就會惡化;風景名勝受到破壞,觀賞價值就大打折扣;文物古跡遇到破壞,人文價值就蕩然無存。生態資源和人文資源是發展旅游的基礎,一旦破壞,旅游經濟也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2004年10月9日,《之江新語》,《“無煙工業”也要可持續》
          遺產保護是每個人的事
          要正確處理文物保護與旅游開發的關系,做到保護第一、開發第二,堅決禁止破壞性開發。對文物項目的維修也要堅持保護第一、做到修舊如舊,堅持質量第一、做到進度服從質量。
          保護和傳承文化遺產是每個人的事。只有我們每個人都關心和愛惜前人給我們留下的這些財富,我們民族的精神和獨特的審美情趣、獨特的傳統氣質,才能傳承下去。今天(6月10日)是我國首個“文化遺產日”。“文化遺產日”的設立凸顯出文化遺產在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我們要借此機會……倡導珍愛文化遺產的文明之風,增強公眾對文化遺產的認識和了解,努力形成全社會共同參與文化遺產保護的良好氛圍……
          ——2006年6月10日,習近平在“文化遺產日”調研時的講話
          時間:2014年
          地點:北京
          古建筑彰顯城市個性
          習近平對于古建筑情有獨鐘。早在2004年為《福州古厝》撰寫序言時,他便說道:“保護好古建筑、保護好文物就是保存歷史,保存城市的文脈,保存歷史文化名城無形的優良傳統。”
          習近平還指出:“現在許多城市在開發建設中,毀掉許多古建筑,搬來許多洋建筑,城市逐漸失去個性。在城市建設開發時,應注意吸收傳統建筑的語言,這有利于保持城市的個性。”
          2013年8月,在一份關于河北正定古城情況的報告上,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批示:“充分肯定近年來正定古城保護工作。要繼續做好這項工作,秉持正確的古城保護理念,即切實保護好其歷史文化價值。”
          2013年11月,習近平對籌建武漢中共中央機關舊址紀念館的報告作出批示強調:“修舊如舊,保留原貌,防止建設性破壞”。
          可見,習近平對于古城保護、古建筑物保護的思路是一以貫之的。
           “小心,砸了我得負責”
            古都北京的歷史文化保護情況,也牽動著習近平的心。
          2014年2月25日,習近平來到平安大街東不壓橋,看了玉河歷史文化風貌保護展覽和古河堤遺址,沿著修葺一新的河道邊走邊了解河道恢復和四合院修復情況。
          傍晚,習近平又來到首都博物館參觀北京歷史文化展覽,在“燕薊神韻”“國際都會”“日下積勝”等展區,他在一件件實物、一幅幅圖片前駐足,認真聽取介紹。
          搞歷史博物展覽,為的是見證歷史、以史鑒今、啟迪后人。要在展覽的同時高度重視修史修志,讓文物說話、把歷史智慧告訴人們,激發我們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堅定全體人民振興中華、實現中國夢的信心和決心。
          ——習近平在參觀時強調。
          遺跡留存日侵華證據
            歷史博物展覽是為見證歷史、以史鑒今、啟迪后人。習近平是歷史愛好者,愛逛博物館,也對博物館和紀念館的建設工作極為重視。
          731遺址群是世界戰爭史上規模最大、保存最為完整的細菌戰遺址群,然而,經過70余年的風雨侵蝕、凍融破壞等,這里部分舊址破損嚴重,甚至被挪為他用。
          2014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一份反映該遺址群破損情況的報告上作出重要批示,明確要求“應加強修護工作”。
          修復工作立刻被提上日程:731遺址群核心區改造工作開始實施,731部隊罪證陳列館本部大樓修繕及展覽提升工程正式啟動,陳列館新館開工建設,史料搜集和文物征集逐步開展。
          2014年9月,一份反映遼寧阜新“萬人坑”遺址遭破壞的報告送到了習近平總書記的案頭?倳泴Υ藢懴麓蠖闻荆
          “國家確立的抗戰紀念設施和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是激發愛國熱情、凝聚人民力量、培育民族精神的重要場所,應當受到嚴格保護。遼寧省委、省政府和國家文物局要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迅速落實對阜新‘萬人坑’死難礦工紀念館的維修改善工作,盡早恢復其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功能。明年是抗戰勝利70周年,中宣部、文化部、國家文物局等相關部門要高度重視,切實負起主管部門責任,對國家確立的抗戰紀念設施進行一次排查,有類似阜新情況的,務必抓緊進行維修,切實做好保護、利用工作,充分發揮其在加強愛國主義教育、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重要作用。”
          綜合自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干在實處 走在前列》、《之江新語》及《河北日報》、《長江日報》等媒體公開報道。
            習近平: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保護好文化遺產
            新華網北京1月6日電 今日(6日)出版的《福建日報》刊登文章《“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保護好文化遺產”——習近平在福建保護文化遺產紀事》。全文如下:
            1990年6月8日,習近平在福州華林寺調研。
            “一片福州三坊七巷,半部中國近代史。”
          每一天,位于福州市中心的三坊七巷都是人潮如織。徜徉在幽深的坊間巷里,人們沉醉于“明清建筑博物館”雕梁畫棟的精美絕倫,驚嘆于這里走出了林則徐、嚴復、沈葆楨、陳寶琛、林覺民、冰心等燦若繁星的風流人物……
          當人們在感悟著福州厚重的歷史、感喟于“海濱鄒魯”悠久燦爛的文化時,不一定會想到,20多年前在一位福州主政者的帶領下,市委和市政府以及有識之士為保護文化遺產、傳承文化根脈所做的努力。
          他就是1990年4月開始擔任福州市委書記的習近平。“歷史文化是城市的靈魂,要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保護好城市歷史文化遺產。”2014年2月2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首都北京考察工作時強調。
          從1985年6月到2002年10月,習近平在福建工作期間,對文物和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就極為重視。他不僅提出了許多前瞻性的思想和觀點,并且推動了一系列保護文化遺產的開創性實踐,為延續福建文化的“根”與“魂”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也給福建人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初冬時節,福建日報記者深入福州、三明等地,探尋習近平在福建工作時關心和支持文物及文化遺產保護的故事,記錄下他各項開創性實踐的成果與效應。
          高瞻遠矚:“評價一個制度、一種力量是進步還是反動,重要的一點是看它對待歷史、文化的態度”
            “每一個民族的文化復興,都是從總結自己的遺產開始的。”著名建筑學家、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兩院院士吳良鏞先生如是說。
          一個民族的文化遺產,承載著這個民族的認同感和自豪感;一個國家的文化遺產,代表著這個國家悠久歷史文化的“根”與“魂”。保護和傳承文化遺產,就是守護民族和國家過去的輝煌、今天的資源、未來的希望。
          “心有高標,方可致遠。”
          思想是行動的指針。早在廈門、寧德工作期間,習近平對文物及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就很重視,到福州和省里工作后,他提出了很多極富遠見的看法。
          1986年1月10日,在廈門市八屆人大常委會第十八次會議上,時任廈門市委常委、副市長習近平就提出,需要警惕對歷史文物的“建設性破壞”,“廈門是不能以這種代價(指建設性破壞)來換取其他方面發展的”。
          1990年4月,主政具有2000多年歷史的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福州之后,保護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文物及文化遺產工作在習近平心中的分量更重了。
          1991年3月10日下午,在三坊七巷召開的市委市政府文物工作現場辦公會上,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習近平說:“評價一個制度、一種力量是進步還是反動,重要的一點是看它對待歷史、文化的態度。要在我們的手里,把全市的文物保護、修復、利用搞好,不僅不能讓它們受到破壞,而且還要讓它更加增輝添彩,傳給后代。”
          1992年1月24日,福州城市建設如火如荼之際,習近平在《福建日報》上發表署名文章《處理好城市建設中八個關系》,高屋建瓴地論述了推進城市建設這項“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必須妥善處理好的八個關系:上與下、遠與近、舊與新、內與外、好與差、大與小、建與管、古與今。
          其中,“古與今”著重論述的是如何處理傳統歷史風貌保護與現代城市建設的關系。習近平說:“我們認為,保護古城是與發展現代化相一致的,應當把古城的保護、建設和利用有機地結合起來。”
          那幾年,福州市城建提速,為歷史名城增添了現代都市的色彩,但是并沒有破壞“三山兩塔”的基本格局和三坊七巷的古城風貌。正因為較好地處理了“古與今”的關系,才有了相得益彰的結果:歷史名城在發展中得到保護,在保護中得到了發展。
          擔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之后,習近平對文物和文化遺產保護工作依然念之掛之,在日常繁忙的工作中仍時不時親自過問。
          2001年10月,部分省政協委員赴泉州、漳州兩市視察文物和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形成了調研報告,指出問題,提出建議。習近平閱后做了批示:文物是歷史的見證,保護文物就是保護歷史;文物是珍貴的不可再生資源,保護文物就是促進經濟和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2002年4月,時任省長習近平欣然為福州市知名文物學者、曾任福州市文物局局長的曾意丹所著《福州古厝》一書作序。他在序中寫到:“保護好古建筑、保護好文物就是保存歷史,保存城市的文脈,保存歷史文化名城無形的優良傳統。”
          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在《〈福州古厝〉序》中還特地提出:“保護好古建筑有利于保存名城傳統風貌和個性,F在許多城市在開發建設中,毀掉許多古建筑,搬來許多洋建筑,城市逐漸失去個性。在城市建設開發時,應注意吸收傳統建筑的語言,這有利于保持城市的個性。”
          2014年10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時曾說“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引發廣泛關注,很多人期待像北京這樣的中心城市今后不要再出現與城市品位和風貌不協調的奇形怪狀的建筑;厥子^望,習近平在這方面的思考可謂一脈相承、一以貫之。
          古今兼容:既要加快城市發展和建設,也要保護好文化遺產,達致“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
            著名作家馮驥才說:“城市,你若把它視為一種精神,就會尊敬它、保護它、珍惜它;你若把它只視為一種物質,就會無度地使用它,任意地改造它,隨心所欲地破壞它。”
          上世紀80年代起,和很多地方一樣,福州城市發展日新月異,由此,城市開發建設與文化遺產保護的沖突也不時出現。
          三坊七巷北隅,南后街與楊橋路交匯處,歷經百年滄桑的林覺民故居靜立于繁華鬧市之中,門前矗立著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和福州市文物保護單位的石碑。
          往來的游客并不知道,那塊市文物保護碑上,曾出現過一個臉盆大的“拆”字。
          這座典型的福州民宅,不僅走出了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林覺民,也是著名作家冰心的故居。林覺民就義后,林家人為逃避清兵的追殺,躲到福州遠郊,將此宅賣給了冰心的祖父。1982年,這里被確定為福州市文物保護單位。
          但在1989年,福州市有關部門批準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拆除林覺民故居部分建筑,準備建設商品房。當時在一家工廠工作、熱心文保事業的鼓樓區政協委員李厚威投書《福州晚報》“建議完整保留林覺民故居”,但不久,刺眼的“拆”字還是被寫在了市文物保護碑上。
          時不我待。福州市政協委員張傳興立即寫信給剛到任不久的市委書記習近平,并撰文《林覺民、謝冰心故居不容再拆》,發表于1990年12月1日的《福建日報》,指出“如此不顧社會效益,不免使人失望”。
          習近平看到來信后,立即讓市文管會核實,同時要求有關部門暫緩拆遷,并于1991年1月27日作出批示,要求市委辦公廳核實情況。
          1991年3月10日下午,福州市委市政府在林覺民故居召開文物工作現場辦公會,習近平親自主持。時任福州市文管會常務副主任、福州市博物館館長黃啟權參加了會議。
          在林覺民故居二進大廳廊前,習近平問黃啟權:“老黃,這里是不是林覺民故居?”黃啟權回答:“對,我們站的地方就是林覺民故居的大廳。”“好,我們就決定把它保護下來,進行修繕。”習近平的話語很簡潔。
          當年5月31日,故居修繕工程動工。11月9日,在辛亥革命福州光復80周年紀念日當天,林覺民故居修繕完成,并辟為福州市辛亥革命紀念館對外開放。
          因為一直為保護林覺民故居奔走,李厚威的命運也得以改變,他由工廠正式調入林覺民紀念館工作,后來擔任館長。“開館當天,習近平書記除了參加剪彩儀式,還親自給省外客人當起了講解員。開館一個月內,他又三次來館了解觀眾反應,作出整改指示。”李厚威向記者回憶道。
          從林覺民故居出發,沿著南后街一路向南,到了相連的澳門路,臨街而立的便是紅墻環繞的林則徐紀念館。
          林則徐,世界禁毒先驅,近代中國開眼看世界第一人。福州是林則徐的故鄉,是他出生、求學、成長以及晚年退養之地,也留下了一系列與他相關的珍貴遺跡。
          不過由于歷史原因,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包括林則徐故居、出生地以及紀念館在內的系列遺跡,都不同程度存在著年久失修、損毀嚴重、房舍被侵占等突出問題。省政協委員陳以強等多位有識之士為此奔走呼吁多年。
          1990年5月,《人民日報》“情況匯編”發表《林則徐故居及墓地現狀》,反映了保護林則徐遺跡存在的問題,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習仲勛同志作了重要指示。1991年7月,習近平在有關匯報材料上批示:抓緊修復林則徐故居及做好墓地開放。此后,在市委常委會等場合,他又數次研究林則徐遺跡修復等事宜。
          1996年2月6日,習近平主持市委常委會,專題研究林則徐系列遺跡修復、充實工作,決定成立林則徐系列遺跡保護、開發領導小組,同意紀念館、故居、出生地作為福州市文物局的下屬單位,歸福州市文物局統一管理。會上還議定收回林則徐出生地。
          位于福州市中山路左營司巷的林則徐出生地,是他出生、幼年讀書、中舉、完婚、中進士和走上仕途的搖籃,其憂國憂民的思想就是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孕育的。但在當時,這塊地已經出讓給了一家房地產公司,他們計劃興建高級商住樓“則徐花園”。
          這次會議后,福州市有關部門迅速與開發商協商,以1200萬元的補償收回了這塊地。一個月后,林則徐出生地暨幼年讀書處修復工程開工典禮舉行,1997年6月竣工。
          “兩次儀式,習近平同志都親自參加了。”時任福州市副市長、后任福建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林強回憶。他也是林則徐后裔,現為林則徐基金會會長。
          與此同時,位于鼓樓區文藻山路的林則徐故居也逐步完成被占用房舍清退、拆遷等工作,2003年5月一期修復“七十二峰樓”工程動工,當年8月竣工,其余部分修復正在推進中。
          《易經》有云:“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守護有形文物這個文化載體,更是為了揚其“道”。
          對林則徐系列遺跡修復的重視,源于習近平對這位民族英雄的倍加推崇。1990年6月18日,到任福州月余的習近平就到林則徐紀念館瞻仰、調研。
          1995年6月3日,林則徐銅像在福州南大門——白湖亭樹立。在揭幕儀式上,習近平滿懷深情地說:“今天,故鄉的人民樹立起林則徐銅像,就是為了激勵自己,教育后人,讓在林則徐身上體現出來的中華民族的偉大精神永遠發揚光大。”
          同年8月24日,在福州市紀念林則徐誕辰21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更加明確提出,我們要“繼承、發揚林則徐堅貞不渝的愛國精神和氣貫長虹的民族正氣,學習他清廉剛正的高尚風范,學習他‘開眼看世界’的開拓精神”。
          到中央工作后,習近平多次提到林則徐“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報國情懷,林公“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自勉聯也被他一再引用。“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如今也成為福州的城市精神。
          在福州,鄧拓故居、琉球館等故居、歷史文物的修復和保護,同樣傾注了習近平的心血。
          上世紀90年代初,福州市建設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穩步推進,但正因為較好地處理了“古與今”的關系,福州這個歷史文化名城“在發展中得到保護,在保護中得到了發展”。
          短長兼顧:“既要重視經濟發展,又要重視人文環境的保護”,“做到保護文物和發展生產兩不誤”
            “夫源遠者流長,根深者枝茂。”
          文化就像一條源遠流長的河流,源頭很遠,流過歷史,流到今天,還要流向未來。文化是一脈相承、生生不息的,需要數百年、數千年,甚至是數萬年的積累。
          如果說保護文化遺產不僅留住了先輩棲居的物質場所,也為今人留下心靈的棲息地,那么找到通往一段塵封歷史的入口,更是祖先的饋贈。
          從三明市區驅車約30公里,到達三元區巖前鎮巖前村西北,空曠的平地之間,一座金字塔形狀的孤峰傲然聳立,這便是萬壽巖了。宋代文人鄧肅在此留下了“群山透逸不能高,突兀獨摩霄漢碧”的詩句。
          這座石灰巖體中有十幾個大小不一的溶洞。正是在這些溶洞中,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文物工作者發現了大量遠古人類制作的石制工具及伴生的哺乳動物化石,使得萬壽巖身價倍增。
          “這一遺址的發現,把福建有人類活動的歷史提前了十幾萬年;這里發現的人工石鋪地面,屬全國首次,世界罕見,被譽為‘人類最早的建筑’;石器的制作方法、生活形態的相似性,證明了閩臺同根同源的密切關系。”說起萬壽巖遺址的重大價值,三明市文新局副局長蘇世斌如數家珍。
          然而,這個號稱“南方周口店”的史前遺址,也曾面臨被摧毀的命運。
          今年86歲高齡的王遠林老人回憶,當年萬壽巖巖上有奇花異草,巖底有流水叮咚,一直是村民的鐘愛之地。
          由于萬壽巖巖石中含有煉鋼工藝所必需的一種礦石,上世紀80年代,這里被三明鋼鐵廠出資購得,作為采礦點。巖前村民擔心礦山的開采會影響遺址保護,于是推選出村里五位離退休老師奔走呼吁。
          王遠林老人就是當年的“五老叟”之一。他回憶,從1998年6月起,他們不斷與三鋼進行協商,要求停止開采,同時向國家文物局、省文物局等各級部門發出了搶救萬壽巖文物古跡的呼吁書。
          多番努力,終獲回報?脊殴ぷ魅藛T從1999年9月開始,先后對萬壽巖遺址進行了三次搶救性發掘?脊抨犻_始工作后,“五老叟”也每天都跟著考古隊跑上跑下,端茶送水,節假日還自發到考古現場值守。
          然而,礦石開采還在繼續,遺址保護危機尚未過去。
          1999年12月底,省文化廳向省政府提交了“關于三明萬壽巖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保護有關情況的緊急匯報”。
          2000年1月1日,時任代省長習近平作出重要批示,明確指出:保護歷史文物是國家法律賦予每個人的責任,也是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的重要內容。萬壽巖舊石器時代洞穴一直作為不可再生的珍貴歷史文物,不僅屬于我們,也屬于后代子孫,任何個人和單位都不能為了謀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壞全社會和后代的利益。
          他要求,“三明市政府立即采取有效的安全防范措施,加強對洞穴遺址群的保護;協調、幫助三明鋼鐵廠盡快在異地選定新采礦點,做到保護文物和發展生產兩不誤”,同時,決定由省財政撥款50萬元,用于遺址群的考古發掘和保護工作。
          時隔不到一個月,1月25日,習近平在省人大常委會《關于依法保護三明萬壽巖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的意見》上再次批示:“省政府高度重視三明古代遺址保護,已于去年底專題協商,做出初步保護安排。請省文化廳進一步提出全面保護規劃和意見。”
          習近平批示后不久,三鋼馬上落實,以大局為重,全面停止了在萬壽巖的爆破開采,異地選定了新的采礦點,而用別處的礦石,每噸成本要高出15元。
          “礦石易找,文物難求。當年領導能舍棄一時經濟利益,毅然決定支持保護遺址,沒有驚人睿智和長遠戰略眼光,是不可能做出這樣的決策的。”王遠林感嘆。
          此后,萬壽巖遺址保護工作提速,并取得重大進展。2001年3月,萬壽巖遺址被評為“200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6月躋身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列。
          如今,經歷了紛繁喧囂的萬壽巖歸于平靜。2013年12月,國家文物局正式將萬壽巖遺址列入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立項名單,目前正在推進建設工作。
          在省長任上,雖然謀發展抓建設等工作極為繁忙,但習近平對文化遺產保護仍然高度重視,并經常關心過問。
          上世紀90年代末,“奇秀甲于東南”的武夷山開始申報世界遺產。時任省委副書記習近平十分關注申報的進展,并積極協調推動有關工作。
          1999年12月1日,武夷山正式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自然和文化遺產名錄,實現了我省世界遺產零的突破,時任代省長習近平致信祝賀。
          世界遺產,既要利用,更要保護。申遺成功后,為“雙世遺”立法提上議事日程。2001年9月29日,時任省長習近平主持召開省政府第34次常務會議,審議了有關武夷山“雙世遺”保護的條例。此后,經多次修改,《福建省武夷山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保護條例》于2002年5月31日經省九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二次會議審議通過,自2002年9月1日起施行。
          如今,每年都有數百萬中外游客暢游武夷山,領略世界遺產奇秀風光,感受厚重歷史文化。
          繼武夷山之后,我省又有福建土樓、中國丹霞(泰寧)榮登世界文化遺產、世界自然遺產名錄。此外,我省申報的海上絲綢之路、閩浙木拱廊橋、鼓浪嶼、三坊七巷、閩南紅磚建筑等5個項目,已被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
          福建省文物局副局長舒琳介紹,目前,我省已有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37處291個點,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674處,形成了國家、省和市、縣(區)三級文物的有效保護體系。此外,近年來在涉臺文物保護、傳統村落整體保護利用及大遺址保護等方面,福建也是成果喜人。
          建章立制:為留住文化根脈奠定法制和制度基礎,讓文化遺產保護有法可依、有序推進
            古希臘哲人亞里士多德說:“人們為了活著而聚集到城市,為了生活得更美好而居留于城市。”
          這樣美好的居留,有賴于城市生產和生活條件的保障,也有賴于城市歷史和文化的滋養。而保護城市歷史和文化,不僅需要一次次“該出手就出手”的單項行動,更需要不因人事更迭而變易、能管長遠能保長效的制度建設。
          這就是機制、法制的力量。正所謂,“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在閩工作期間,習近平著眼長遠,著力推動文化遺產保護制度化、法制化,他為此做了多項開創性探索和實踐。
          現今的福州文博界,傳頌著“四個一”(一個局、一個隊、一顆印、一百萬元)的佳話,而這正是習近平擔任福州市委書記期間拍板解決的事。
          20多年過去,“四個一”彰顯的大膽創新精神,依舊熠熠生輝;“四個一”發揮的效應,依然惠澤長遠。
          “四個一”的源頭則要回溯到24年前的春天——1991年3月10日下午,習近平主持召開福州市委市政府文物工作現場辦公會議。
          參加了是次會議的黃啟權回憶:“這次會議主要是解決了林覺民故居的保護和修繕問題,還確定了三坊七巷等地名人故居和遺址的保護辦法:今后任何單位和個人,未經文物主管部門報經市政府同意,均不得拆除、改建或添建。同時,還確定了為加強文物保護工作,1991年福州市要辦好7件實事,包括制定《福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加強文物管理部門的力量等。”
          正是由這7件實事衍生出“四個一”,以及一系列給力福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創新之舉。
          一個局。那次現場辦公會確定,福州市文物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增加事業編制10名。1994年11月11日,習近平主持召開的專題研究進一步加強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市委常委會又議定,健全文物管理工作機構,在機構改革中考慮設立市文物管理局。1995年6月,福州市文物管理局正式成立,作為市直二級局,人財物相對獨立,定編20人。
          “當時,全省包括省里和各個地市都沒有專門的文物管理部門。福州在全省最早成立文物局,比省文物局成立還早,在全國同類城市中也算比較早的。成立了專門的文物管理機構,對福州文物及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發揮了巨大的作用。”1997年擔任福州市文物局局長、現已退休的王培倫說。
          一個隊。1991年3月現場辦公會明確提出,建立福州市考古隊,1991年6月正式成立,定編8人。這為提升福州文物考古水平,進一步做好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20多年來,福州市考古隊在多個考古領域創下輝煌業績。特別是中國水下考古領域,長期以來,他們作為骨干力量參加了中國水下考古一線工作,基本涵蓋我國水下考古的全過程,主要參加了西沙水下考古、“南海一號”沉船遺址、平潭“碗礁一號”等水下考古發掘工作,成果豐碩。
          一顆印。1991年3月現場會明確提出,“各級文物保護單位中的現有使用單位,都要與文物主管部門簽訂‘使用保證合同’”。由此延伸,福州市委市政府決定,從1992年開始,城建項目立項時需要征求文物部門的意見,加蓋市文管會(后改為市文物局)的印章。“以前只需蓋規劃建設部門的印章就可以了,增加了文物部門的一顆印,保護文物的主動性大大加強了,建設性破壞的可能性盡量避免和減少了。”黃啟權說。
          一百萬元。過去,福州全市每年的文物修繕經費只是從城市維護費中列支8萬元,1991年3月現場會議定,從當年開始,此項費用每年市財政撥款100萬元,以后逐年增加。“由此可見,習近平同志對文物保護工作的重視程度。”王培倫說。
          除此,這次現場會還提出,在全市開展一次全面的文物普查;對全市各級文物保護單位全部掛牌立碑,對名人故居、遺址等分別采取立碑紀念、掛牌昭示等辦法加強管理,并一律建立檔案。
          黃啟權介紹,在1991年3月12日省市人大代表視察福州市文物工作反饋會上,福州市正式決定用市政府掛牌形式從速保護一批名人故居。1991年9月,經調查研究,福州市政府公布了第一批64處市區名人故居,比照市級文物保護單位予以掛牌保護。
          從1991年10月到1992年1月,這64處名人故居全部掛上了不懼風雨的搪瓷燒制的“福州市名人故居”銘牌,包括陳衍故居、陳若霖故居、高士其故居等。這也是新中國成立后,福州市公布的最大一批名人故居。
          20多年過去,這些故居有的已經升格為各級文保單位,其他的仍以“福州市名人故居”的名義得到妥善保護。這些故居門前依然掛著獨具時代特色的搪瓷銘牌,經歷風雨,見證歷史。
          “這些故居中絕大部分當時還不算文保單位,原則上不受文物法保護?梢韵胍,如果不是掛牌保護起來,很多都會在城市建設中面臨被拆的命運。”黃啟權說。
          1991年3月現場會確定的不僅是一件件具體實事,還有惠及長遠的機制舉措,那就是:抓緊修改《福州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管理條例》,制訂《福州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和《福州市三坊七巷保護規劃》。
          《福州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管理條例》從1989年4月開始起草,這次會議之后,福州市文物、法律工作者馬上加緊修訂,到1992年6月底形成了第五稿,后來又論證、修改,再論證、再修改。最終,到1995年10月,十五易其稿才敲定。從啟動制定《條例》到最終定稿,前后歷時八年。
          1995年10月27日,時任福州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習近平主持的福州市十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了《福州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管理條例》,1997年1月23日,經省人大常委會審議批準頒布施行。這個條例的制定施行,在全國歷史文化名城保護領域也是率先之舉。
          2013年6月28日,福州市十四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通過了這個《條例》的修訂版,后經省人大常委會審議批準,自2013年10月1日起施行。
          《福州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和《福州市三坊七巷保護規劃》也經歷了多次修訂、完善、提升的過程。
          2008年,福州市委托同濟大學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保護中心編制完成了《福州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2012—2020)》,2014年10月17日獲省政府批準公布實施。2013年9月,《三坊七巷歷史文化街區保護規劃(修編)》通過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組織召開的技術審查會,上報省政府批準。
          “建章立制,為福州留住文化的根脈奠定了法制基礎,確保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工作有法可依、有序推進。”福州市文物局局長吳聿建說。
          近年來,福州市先后投入40多億元用于歷史文化名城和文物保護工作,全面梳理老城的歷史記憶、古城符號和福州元素,彰顯古城風貌。
          時至今日,經過多年持續接力保護,福州古城“三山兩塔一條街”總體格局,及三坊七巷、朱紫坊、上下杭等歷史文化街區保存較為完整。
          “城在山中,山中有城。”“有福之州”富有特色的山水城市空間格局被吳良鏞院士譽為“東方城市設計的佳作”,這里也成為很多人暢游山水、清新呼吸的上佳之選。
          今天從歷史中走來,未來始于足下。
          “當歷史的塵埃落定,一切歸于沉寂之時,唯有文化以物質的或非物質的形態留存并傳承下來,它是我們民族獨立品格的歷史憑證,也是我們滿懷信心走向未來的堅實根基和力量與智慧之源。”
          保護文化遺產,就是要共同守護我們的精神家園,以求延續民族的靈魂和血脈,讓我們的子孫后代面對蒼天知曉:我們是誰,我們從哪里來,我們到哪里去!
          習近平在福建工作期間,推動文化遺產保護的一系列前瞻性思想和觀點以及開創性實踐,既為八閩大地的文化傳承和復興注入了時代活力,也為后來者薪火相傳傳遞文明之光鋪下了堅實的道路。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回首過去,立足當下,面向未來,八閩兒女正汲取先行者的智慧和營養,砥礪奮進,大力加強文化遺產保護、推進文化強省建設,以期在追尋中國夢的偉大征程中,營建更加美好、更加宜人的精神家園。(記者 段金柱 鄭璜)
        南海佛教網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備案號:瓊ICP備13000058號
        copyright [@] 2012-2022 海南省佛教協會,All Rights Reserved
        国产学生处被破的视频
      2. <pre id="tt0yq"></pre>
        1. <acronym id="tt0yq"></acronym>

            <object id="tt0yq"><label id="tt0yq"></label></ob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