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tt0yq"></pre>
    1. <acronym id="tt0yq"></acronym>

        <object id="tt0yq"><label id="tt0yq"></label></object>
      1. ¤ 您目前的位置:主頁 > 南海新聞 > 視頻報道 > 正文

        永遠的記憶|索性做了和尚

        發布者:      來源:南海佛教網 

         

         


         

        本煥長老開示

        人生很苦很苦,眾生整日在煩惱中打轉,或許自己并沒有意識到苦,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F在人其實不缺知識,他們缺什么呢?缺智慧。缺什么樣的智慧?缺乏應對生活、化解煩惱的智慧。

         



        本期口述者簡介

        印杰法師

        內蒙古包頭國恩禪寺住持

        連云港市法起寺住持

        最開始聽聞本煥老和尚的名號,是在我14歲的時候,那時候剛見過老和尚的法像,因為我的皈依師父是老和尚的戒子。當年本煥老和尚、壽冶老和尚,跟凈如老和尚在山西應縣的龍泉寺放了一堂戒,我的皈依師父當年16歲在那堂戒授戒,所以他老人家一直非常尊崇老和尚,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就見過老和尚的法相,聽聞過老和尚的名號。

        后來是來到深圳后去參與籌備《百年虛云》的拍攝, 2001年我才親眼見到了老和尚,去跟他頂禮,那天是農歷2月19日,但也是在那個時候受到了老和尚的影響,跟他聊了很多,老和尚就勸我出家,當時我說我是獨生子,我媽媽還等著要抱孫子,老和尚當時說那我等著你,結果在四個月之后,在6月15日,我正式在弘法寺剃度。

        剃度了之后老和尚就把我送到柏林寺,在河北佛學院就讀,后來讀完書又回到廣東。那時候老和尚長住在光孝寺,我長住在六榕寺,經常在六榕寺的工作之余,我就到光孝寺去親近老和尚,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才真正得了老和尚的意,聆聽了老和尚的教誨,乃至于到后來老和尚又命我到大雄禪寺,也就是在大雄寺開光,老和尚升座的那一年,我在那做當家,替老和尚看守門庭。

        最初我是完全沒有動力出家的,還想著傳宗接代。但那時候我已經是一個很虔誠的信徒了,而且已經受了在家菩薩戒。當時老和尚問過我兩個問題,第一次見的時候他問我懂不懂平仄,我說略知一二,老和尚就拿了筆讓我寫,他說你現在能想到什么,你就寫什么,我記得當時寫了四句就是:“身世飄零落葉,心如雨后紅霞;厥浊俺坦庥,忙些芋艿陶波。”

        老和尚接著又問我,你懂不懂五堂功課?我說我都會背。因為在剛剛皈依的時候,我的五堂功課都已經背會了,而且在居士林也跟著大家去做一些法事,后來老和尚就讓我唱贊,考我《楞嚴咒》,他不是從頭考,是從中間挑一句,跳著來,然后背其它經,老和尚當時就考了我這么兩個問題,當時說是可以出家。從他2月21日說完之后,過了四個月,我就出家了。

        老和尚的感召力和威德是沒辦法抗拒的,他當時就說出家好,你看我出家這七八十年,這么多年我也沒有兒女啊,但是有多少人在孝敬我?我也沒有家室,但是我的房子有多大?到最后歸根結底來說,就是你必須要出家,你天生就是干這個的。

        所以那個時候不由自主地念頭的升級,開始日思夜想這些話。那時候在公司宿舍住,我實在心煩,很糾結,就跑到深圳書城,結果弘一法師有一本書,叫《索性做了和尚》,我當時一看這個書名,再加上老和尚的威德感召,我也就索性做了和尚。




        今日互動

        分享你與老和尚的故事

         

         

        南海佛教網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備案號:瓊ICP備13000058號
        copyright [@] 2012-2022 海南省佛教協會,All Rights Reserved
        国产学生处被破的视频
      2. <pre id="tt0yq"></pre>
        1. <acronym id="tt0yq"></acronym>

            <object id="tt0yq"><label id="tt0yq"></label></ob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