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tt0yq"></pre>
    1. <acronym id="tt0yq"></acronym>

        <object id="tt0yq"><label id="tt0yq"></label></object>
      1. ¤ 您目前的位置:主頁 > 海嶺南東坡 > 正文

        海南旅游之蘇東坡與海南

        發布者:      來源:南海佛教網 

         

          蘇東坡在北宋末年不幸卷入“元祐黨爭”,受到殘酷迫害,以六十二歲高齡,被貶海南儋州,一住就是三年。當時的儋州環境非常惡劣:天氣濕熱、食品短缺、缺醫少藥、文化落后,而且會說漢語的人很少(當地人多為黎族)。東坡離開海南時的狀況,據《萍洲可談》引用朱服的話說:“余在海南,逢東坡北歸,……視面,多土色,靨耳不潤澤。別去數月,僅及陽羨而(東坡)卒。”《山谷詩集注》云:“東坡自嶺海歸,鬢發盡脫。”可見,蘇東坡的健康在海南受到了極大損傷,離開海南后很快就去世了。但同時,惡劣的環境加深了蘇東坡對人生的思考,提高了他作品的藝術境界。黃庭堅曾在信中對友人說:“寄示東坡嶺外文字,今日方暇遍讀,使人耳目聰明,如清風自外來也。”如清風拂面,正是東坡在海南的作品最大的藝術特色。


          試看東坡的下面這篇短文:


          “嶺南天氣卑濕,地氣蒸溽,而海南為甚;夏秋之交,物無不腐壞者;人非金石,其何能久?然儋耳頗有老人百余歲者,八九十者不論也。乃知壽夭無定,習而安之,則冰蠶火鼠皆可以生。吾甚湛然無思,寓此覺于物表,使折膠之寒無所施其冽、流金之暑無所措其毒,百余歲豈足道哉!彼愚老人者初不知此,如蠶、鼠生于其中,兀然受之而已,一呼之溫、一吸之涼,相續無有間斷,雖長生可也。”


          蘇東坡說“物無不腐壞者,人非金石,其何能久?”,正是由于這一天他突然發現自己床上的帷帳已經腐爛、爬滿了白蟻,而他面對這種惡劣環境的態度就是“習而安之”。這種態度看似消極,實則不然。外在的惡劣環境已然無法改變,只能用超然的態度來避免內在的惡劣心境,以最大限度地保護自己。


          于是,蘇東坡很快隨遇而安,與黎族農民欣然為伴,且看他寫給鄰居的《和陶田舍始春懷古》:


        客來有美載,果熟多幽欣。
        丹荔破玉膚,黃柑溢芳津。
        借我三畝地,結茅與子鄰。
        鴃舌倘可學,化為黎母民。


          “鴃舌”是對黎語的戲稱。蘇東坡覺得,如果他能學會黎族語言,他情愿在海南做一個快樂的黎族農民。


          在生活習慣上,蘇東坡入鄉隨俗,這對一個老人來說頗為不易。有時臺風肆虐,大米運不到海南,東坡就和黎族人一樣以木薯為主食。他還克服中原人怕腥的習慣,大吃海鮮:


          “巳卯冬至前二日,海蠻獻蠔。剖之,肉與漿并煮,食之甚美,未始有也。又取其大者,炙熟,正爾啖嚼,又益□煮者。海國食蟹、螺、八足魚,豈有獻□?每戒過子慎勿說,恐北方君子聞之,爭欲為東坡所為,求謫海南,分我此美也!”


          蘇軾的豁達、幽默在這里一覽無余:那些“北方君子”們不是把我貶謫到海南嗎?我東坡在這大煮海鮮、海鮮燒烤,“北方君子”們想吃還吃不到哩!


          面對種種物質上的短缺,蘇軾就靠自力更生。他在檳榔林中蓋了一座小茅屋,取名“桄榔庵”,并寫詩自賀:“且喜天壤間,一席亦吾廬”。買不到藥,他就自己采!短K沈良方》記載,東坡發明了用蕁麻治風濕、用蒼耳潤膚等處方,還研究過蔓菁、苦薺、蘆菔等植物的藥效。買不到好墨他就自己用松油、牛皮燒制。后來杭州人潘衡自稱在海南跟東坡學過制墨,他店里的墨價因此倍增。蘇東坡還自己采茶、尋找優質泉水,留下了讀之沁人心脾的《汲江煎茶》:


        活水還需活火烹,自臨釣石取深清。
        大瓢貯月歸春甕,小杓分江入夜瓶。
        雪乳已翻煎處腳,松風忽作瀉時聲。
        枯腸未易禁三碗,坐聽荒城長短更。


          在這段自力更生的日子里,蘇東坡找到了自己精神上效仿的楷模——陶淵明。東坡在給弟弟蘇轍的信中說: “古之詩人有擬古之作矣,未有追和古人者也,追和古人則始于東坡。吾于詩人無所甚好,獨好淵明之詩。淵明作詩不多,然其詩質而實綺、癯而實腴,自曹、劉、鮑、謝、李、杜諸人,皆莫及也。……然吾于淵明,豈獨好其詩也哉?如其為人,實有感焉!”蘇東坡在海南創作了十五首“追和”陶淵明的詩,上文提到的《和陶田舍始春懷古》即其中之一。蘇轍為哥哥寫了《子瞻和陶淵明詩集引》,據《梁溪漫志》記載,其中有一段是蘇東坡自己加進去的: “嗟夫!淵明不為五斗米、一束帶見鄉里小人,而子瞻出仕三十余年,為獄吏所折困,終不能悛,以陷于大難。” 可見,蘇東坡對一生的仕途作了深刻反思,對陶淵明不與當權者同流合污的高風亮節產生了由衷的推崇。宋代的張戒曾說:“陶淵明、柳子厚之詩,得東坡而后發明。”的確,蘇東坡是文學史上第一個對陶淵明的人品、作品如此推崇備至的人。詩歌經過了唐代瑰麗、工整的發展高峰后,陶淵明那種天然去雕飾的樸素美學風格又得到了東坡的創造性闡發。 宋徽宗初登基,蘇東坡遇赦得以返回中原。而此時的東坡早已心志淡泊、寵辱不驚。他接到這個天大的喜訊后,登上海南澄邁的通潮閣,題詩曰:“余生欲老海南村,帝遣巫陽招我魂。 杳杳天低鶻沒處,青山一發是中原。” 讀來使人隱隱感到東坡內心的波瀾起伏的傷感、激動,但一切又很快變得波瀾不驚、歸于平淡。 最終當東坡離開海南、在北渡瓊州海峽的船中時,他這樣總結三年的海南歲月: “參橫斗轉欲三更,苦雨終風也解晴。 云散月明誰點綴?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魯叟乘桴意,粗識軒轅奏樂聲。 九死南荒吾不恨,茲游奇絕冠平生!” 他把自己比作“乘桴浮于海”的孔子、“九死而猶未悔”的屈原,而海南之旅是“茲游奇絕”,使他真正找到了自己的精神歸宿。


          他也終于以大無畏的樂觀精神,“守得云開見月明”,堅持到了遇赦的一天! 《風月堂詩話》云:“東坡文章,至黃州以后人莫能及,唯魯直詩時可以抗衡。晚年過海,則魯直亦瞠乎其后矣!”可見,正是在海南的這段“奇絕”經歷,把東坡的藝術境界推到了爐火純青、無人能及的地步。正所謂:“福兮禍之所倚,禍兮福之所伏”。
         

        南海佛教網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備案號:瓊ICP備13000058號
        copyright [@] 2012-2022 海南省佛教協會,All Rights Reserved
        国产学生处被破的视频
      2. <pre id="tt0yq"></pre>
        1. <acronym id="tt0yq"></acronym>

            <object id="tt0yq"><label id="tt0yq"></label></object>